深海爱丽丝

【全员向】恋与evol事件簿(三)

时间只为你停留?——不存在的!(上)

学院paro

天啊李泽言老娘爱你啊啊啊啊啊【暴风哭泣

 前篇:保护费、银杏叶与消逝之夏

“所以你就把现在的社团联主席当做收保护费的了?!悠然啊你可长点心吧!”

隔天安娜姐叫我去学生会办公室整理资料,我就简要的把那天的乌龙向她说了,没想到安娜姐倒是没有笑,反而一脸头疼样子的把我训了一顿。

“你现在是学生会会长助理!我都没要求你把整个学生会的人认全,但是你连社团联的主席都不认识是不是太过分了!”安娜姐手指狠狠地戳了两下我的额头,“也就是主席,要是我我就直接把你开除!”

“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还有不要说得我跟那个毒舌的人有什么一样!

“你又做了什么蠢事了?”

“我没有!”为什么我每次心里想什么的时候他都会出现?难道李泽言的前世就是传说中的曹操吗?

这个在大热天还要闷骚的穿着黑色衬衫的就是恋语大学现在的学生会会长,我的直属boss,也是之前给我提过意见的那个学长。一天绷着很早之前就用烂了的冰山总裁人设还是能让学校里一堆小女生面上脸红心里尖叫。

但是不得不说他的工作能力的确惊人,学生会的年终总结将近2G的资料他一个人做了大半,剩下一些简单的整理工作才给我们做,如果我有李泽言一半的能力估计社团也不会被我搞到就剩两个人苟延残喘。

“你的那个evol研究社怎么样了?”这个人是不是真的有读心术!

“还……还好,就这样吧,怎么了?”

“看来你招到人了,因为今年并没有接到有社团被撤销的通知。”

……够了,亏我刚刚还有点感动,看来我是被压迫得太多快要成抖m了,我感觉我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到遗憾,仿佛他下一句就要说——

“这种社团竟然到现在还存在真是奇迹。”

果然。

经验告诉我不能怼回去,不然只会被怼的更惨。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谁知道这次沉默并不能拯救我。

李泽言敲了两下键盘,抬眼看向我:“你不知道吗,推理社已经向社团里提出你们evol研究社似乎与他们推理社性质重复,已经提交合并的申请。”

 

“什么?合并?”

周棋洛吃惊得差点没把糖球直接咽下去,而我只能趴在桌子上有装死的份。

推理社在学校里也算个很大的社团了,他们不仅只是没事坐在一起读推理小说,更是“会帮助大家解决各种离奇事件”,这一点的确和evol性质重复。最难搞的不是这个,而是历届社长都是中二少年,这一届的社长格外中二,我都能想象到他见到我会说出怎样的话……

“为了尊严与信仰的一战,赌上我的性……命?”周棋洛疑惑,“真的有这么严肃吗。”

以我对他们的了解,有的。我还没有来得及给他科普这件事情的严重性,我就接到了李泽言的电话,本来应该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我却从他的语气中听到了难得的诡异笑意:

“你过来一下,我们可能要谈谈,关于你们和推理社的——恩怨。”

 

【全员向】恋与evol事件簿(二)

保护费、银杏叶与消逝之夏——老大我错了!

学院paro,有年操,私设遍地

ooc是我的,老公是大家的

正如标题,白起老公踩着风出现啦 

前篇:拜托了学弟!

“什么?要把这些全部看完?全部?!”

当我把十几年来有关evol的信息拍在桌子上时,我似乎看到了周棋洛活力四射的金毛一瞬间可怜兮兮的萎靡了下去。

“安啦安啦~其实也没有多少呢……”也就三十多本剪报吧。

“……我现在退社还来的及吗?”

“上了贼船有那么容易下去吗,”我揉了揉他微卷的头发,手感真的是不错啊,让我想起了之前楼下养的那只大金毛,“你要是感觉没意思的话我可以帮你讲哦。”

“好吧,有小姐姐给我讲总比自己干巴巴的看好是吧~薯——片——小——姐?”我看着他咬着棒棒糖拉长音调说话,无辜的蓝眼睛眨巴眨巴颇有卖萌的嫌疑,不由得老脸一热,真是的现在的新生都这么放得开吗?我记得我在大一的时候见到学长可很是毕恭毕敬的呢。

“好了好了,你知道什么事evol吗?”

“当蓝资道(当然知道),”他含着棒棒糖说话含含糊糊,“不就是少数人才有的超能力嘛,听起来挺玄幻的,但是我记得有一阵许多人对此深信不疑,特别是我高中的时候,要不是因为出了那件事……”

周棋洛突然停住了,我不知道是因为我突然难看的脸色还是因为失手打落的剪报。

“啊,对、对不起。”我弯下腰去拾取剪报,想把一拥而上挤入脑内的灰色回忆驱赶出去,谁知散落的笔记本正好停留在高二暑假某一天的报道。

“学姐?悠然?怎么了?”周棋洛也蹲下来,入目正好是一本浅色笔记本,上面还有银杏叶飘落的纹路,他心里好笑,银杏叶一般在初冬落叶,最早也要深秋,其他景物明明是盛夏的样子,为什么银杏叶就泛黄落下了呢。

“没事,既然你有这么多了解那还要我讲什么,你拿回去好好研读吧。”

“我还是先看社团说明吧,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我们社团平时都要做什么……”我对他那句“我们社团”很是欣慰。

“哇,我们社团还会接一些案件吗?”周棋洛本来昏昏欲睡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不然呢,难道你以为真的一天只翻看书本做研究,我们这是社团为什么还要辛苦的读书。”我得意的炫耀,果然这种未知的东西很能勾起人的好奇心。

“那既然是evol研究社,那么我们是接受有关evol的事件吗……还有,你有evol吗?”

我本来打算嘲笑他evolver那么少哪里有那么多关于evol的事件,却猝不及防的听到他像是问“你有freestyle吗”一样漫不经心的语气问,你有evol吗。

我……我?Evol?

Evol算什么呢,我从那个夏天开始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一开始有人提出“evol是少数人拥有的超能力”这个定义并且被广泛认同,但是超能力又是什么呢?还有人说“其实很多人都有evol的潜力,但是只有极少数人才能觉醒”,那拥有这种潜力的人经历什么才算是真正拥有evol了呢?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了明明是盛夏但是银杏叶却扑簌簌的往下落,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感觉马上要被银杏叶淹没时突然一阵风吹过,仿佛能撕裂天空的风落在脸上却意外的温柔。

我知道这个梦一定代表着什么,可万万没想到第二天我在社团活动室外遇到了白起。

社团活动室的长廊外就有一片银杏树林,难道这就是昨天的梦的含义?我瑟瑟发抖的躲在一棵银杏树后看着白起一间一间的敲门,说了几句话社团的负责人就笑着递过一个信封,他接过信封拿出里面的毛爷爷数好放回去,又接着敲下一间的门。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保……保护费?

白起是与我一个高中的学长……在我转学之前的那个高中,那时候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二生,而白起却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不仅是因为他出众的外表和自带肃杀之气的名字,更是因为关于他的各种传言。

有人说他是市里某个高官之子也有人说他家里有黑|道背景,也有人说其实他家里二者兼具,再加上白起他本身就是很特立独行的人,我有一次看到他把一个外校的人堵在巷子里……

我们本该是两条平行线,我见到他最多的时候可能是在我从琴房出来的时候看到他在外面的银杏树下翘课睡觉。可是当高二后期的那件事过后,我却收到了他的信。

简单的白色信封右下角签着他的名字——白起,他的字像他的人一样飞扬不羁,那一撇轻盈得像是在风中飞起的银杏叶。我突然想起琴房外的那片银杏林,盛夏时节的银杏叶可能依旧翠绿欲滴,可是我可能再也看不到了。

多半是恐吓信吧,毕竟在我的印象中白起是个那样跋扈的人,他不喜欢我这种人也是理所应当。无所谓了,反正我第二天也要转学了,那封信也被我丢进了操场的垃圾桶里,随着那段时光停留在了那个学校里。

没想到在大学的时候又会遇上……我在大学待了一年都没有见过他!

“嗨!薯片学姐!你怎么在这里?”

一只手突然拍上我的肩膀,我一抖直接被拍在了树干上。

“欸……怎么了,不舒服吗?”

没有……只是被你吓到了而已……

“悠然……曲悠然?”

——果然,这么大的动静他一定会听见的。

我的脑子里转过了如果他向我们收保护费我是应该垫上我的半个月生活费还是一个月生活费如果吓跑了周棋洛我该去哪里拐人如果他还是看我不爽我是不是要退学等问题后,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定在我面前。

面前的人穿着泛白的牛仔外套,棕色的头发有些凌乱,脸上没有记忆里那样冷漠桀骜,这让人注意到了他清澈的琥珀色眼睛。对上他的目光的一瞬间,我看到他微微睁大眼睛,明朗的神色有着高中时都不曾见过的少年气。

“真的是你,我都没想过在这里看到你!”

这时候上课的铃声响起,周棋洛说他这堂课有课飞快的跑开,我鼓起勇气昂起头,既然他能装作不记得应该就会对我没那么大成见了吧。

“你现在已经大二了?明明在一个学校却一年都没有见过……”

其实现在也可以当做没见过的,我绝对没有看见你收保护费,学长。

“我记得你当时总去琴房,虽然我不知道你在弹什么,但是真的很好听……”

咦?他竟然夸我弹琴好听?如果当时我弹得超级难听打扰到他睡觉会不会当时就被暴揍一顿……

“琴房外也有这样一片银杏林……哎?你刚刚在活动室外面,那你是哪个社团的?”

我最怕的话题来了——

“evol超能力研究社。”

话音刚落,一片银杏叶到我头上,翠绿欲滴。

“果然,”白起突然轻笑了一声,听起来却更像是一声叹息,“你这么执拗的人,是不会放弃的,即使……你没有看那封信。”

他的声音越来越轻,轻到最后一句话刚刚出口就被吹散到风里,我还来不及细问,就被他的动作打断了勇气。

他抬手拿下了我头上的银杏叶,顺便揉了揉我的头发:“好了,回去吧,我现在在社团联合会里,遇到什么麻烦可以找我。”

我愣愣的看着他远去的身影,突然意识到什么问题……

他,白起,在社团联?

那么他刚才收钱……应该是每学期各个社团的活动资金,而不是什么保护费!

天哪,这个乌龙!还好我没有直接捧出一个月的生活费来闹笑话。

“下次见到那个人一定要向他道歉,”我在今天的记事本上写到,“顺便问问他那封信到底写的是什么。毕竟,可能是那个寒冷夏天的难得温暖,也能给那段回忆添一个美好的收稍。”

这一天的记录上除了文字,还有一篇新鲜的银杏叶。

 
Ps.其实我一开始对白起的印象是帅帅酷酷曾经还是不良少年的酷哥,长大后是痞帅痞帅的警丨官,直到我偶然看到第二章剧情里白起初见,才发现他平时是穿着干净牛仔有些清澈琥珀色眼睛的少年啊,只不过有太多意外让他总是皱着眉,不过平时的样子真的是少年感十足啊,真的是大多数少女心里梦幻的学长形象……所以这篇文里没那么多阴谋诡计,白起应该大部分就是这种明朗学长的样子吧。

【全员向】恋与evol事件簿——拜托了学弟!

恋与制作人全员向,无主要感情线,无主cp!

第一人称,女主遵循原设定悠然

大学paro,有年操

老公是大家的ooc是我的

【这章只出现了洛洛就只打了洛洛的tag,虽然怼怼也出来了但是毕竟没正式出场,撩撩和飞飞后面会出来哒

【楔子】拜托了学弟!——社团招新才算大学的开始啊

 

“这位美女这位美女等一下啊,一看你的气质就特别符合我们巴啦啦变身社……不不不我们不是化妆类社团我们是要成为马猴烧酒的人!要不要考虑一下啊?”

“帅哥帅哥请留步!对——就是你!一看你就缺一个女朋友,来我们黑暗料理社吧都是可爱的小姐姐哦~”

“老夫看你骨骼清奇,是八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掐指一算你与张三丰就差一个太极社……哎哎哎大兄弟别走啊!”

……

真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诸事不宜群魔乱舞的好日子……这绝对不是什么非|法集会邪|教组织,而是恋语大学社团招新的日子。比起其他摊位的热情洋溢,我的面前就显得很是冷清了。

“什么叫显得,就是很冷清好吗?”悦悦坐在桌子上扇扇子扇得风生水起。

“悠然啊,你看你这门前冷落车马稀的——你倒是想想办法。”安娜姐拿出了粉底口红开始补妆。

“辛苦啦~结束后我请你们吃饭好嘛……”我也很绝望啊,我有什么办法。我抹了把头上的汗,面前厚厚的一打印着“evol超能力研究社”简介的传单到现在才发出去寥寥几张,那几张最后估计也是落了一个丢进垃圾桶的结局。

到底是哪里不好呢?我记得一个学长说的话:“首先超能力这个词就让人感觉幼稚无聊,其次研究社这个性质听起来就很无趣,最后……”

那是在我印象中学长跟我说过最长的一段话,虽然其中包含着无数嘲讽,但是他的本意还是好的,无非是想让帮我摆脱研究社的困境。毕竟evol研究社自成立起就是各个社团中最不起眼的存在,经历了各种波折后愈加荒废,到了我这里竟只剩下我一个人,社团招新还要拉上学姐安娜姐和室友悦悦来撑场面。

“悠然,之前主席给过你建议的,如果……那evol可能也不至于如此。”我听到安娜姐叹了口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可是……如果改变的话,那还是evol研究社了吗?那我苦苦坚持还有什么意义呢?

“亲爱的,就算你不想改你也去拉个人啊,如果今年evol只有你一个人的话学校就会取消这个社团……”所以这就是我最头痛的啊!

“悠然!”悦悦暴力扯开了一个薯片的包装袋,“为了evol的未来,脸皮算什么!对……就那个帅哥,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快去拦住他!”

……你分明就是为了搭讪帅哥才把我推出去的吧。我还没来得及吐槽出口就猝不及防撞到了那个人。

——不过他是真的很帅啊。

一头金灿灿的头发在艳阳下像梦境里带来好心情的麦田,本来应该杀马特的发色但是称着亮晶晶的湛蓝眼睛却比盛夏的碧海白沙还清朗,嘴角扬起的大大笑意更是比他的发色还耀眼,阳光的少年却意外的有着苍白的肤色,连手也这么白……

“嗯?啊,对不起对不起!”他看到我的目光移向手腕时,立刻把原来抓着我的手移开,“我刚刚只是看你没站稳想扶你一下的啊没有别的意思……”

“啊,没有关系的……”其实应该道歉的是我自己吧突然撞过来还一脸痴呆的yy人家……

“请问还有什么事吗?”

“啊,是这个样子的……”我咬咬牙,大不了就被拒绝嘛!

“请问……额,学弟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evol超能力研究社。”

我慌忙抓过一旁打印好的传单低头递过去,心里念了八百遍“拜托了请接下吧”,忽略了他眼底划过的诧异。

“……”他纤长好看的手指捏着花花绿绿的传单,端详良久,在我心中几乎要放弃的时候吐出一句在我耳中宛若天籁的话:

“好吧,我可以加入。”

还没等我放下学姐的尊严欢呼,又听他说道:“不过……可以把那个给我吗?”我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看到了那袋被悦悦刚刚拆开还没有动的薯片。

后来我知道了这个大一小学弟叫周棋洛,风雅的名字很配这个开朗的大男孩,不过我们私下里还是喜欢叫他“那个被我们用一袋薯片拐回来的学弟”,虽然知道他当时并不是想要薯片而是想要薯片里送的卡片,幸运的是他的确拿到了这个系列的最后一张,因此他开始叫我“薯片学姐”(那袋薯片其实是悦悦拆开的)并且知道了这个无厘头的社团其实只有我们两个人之后并没有生气。

经过三天的招新我还是招到了周棋洛一个社员,不过开心的是evol超能力研究社终究还是可以留下来了。在一个阳光明媚却不炎热的午后,我拿出了一个新本子作为社团新学期的记事簿,并在第一页写下:在骄阳中重生的evol亦能走过风雨,既然开始就无所谓回顾……

——新的一个季节,还请多指教。

                                                            20xx年9月27日